当前位置:首页 >> 关于克维斯 >> 行业资讯
 
如何破解产业升级难题,著名经济学家许小年提出
来源:克维斯国际资源投资集团有限公司 发布时间:2012年03月26日

“推动中国经济创新,首先要做的就是解散发改委!”昨日,在首届岭南论坛的圆桌论坛上,著名经济学家、中欧国际工商学院教授许小年提出如是“狠建议”。而出席论坛的广东省发改委主任李春洪大方回应称,“产业升级过程中,政府要革自己的命”,并称未来社会组织完善、社会自立后,发改委有可能“会下台”。

现有金融体系无法支持创新

许小年表示,一个以商业银行为主体,以大型国有保险公司作为主力的金融体系,是无法支持创新的。创新需要的是支持创新的金融体系,包括从天使基金,风险投资,PE(私募股权投资)到VC(风险投资),形成梯队。而要形成一个支持知识创新的金融产业,政府应该提供VC、PE基金的法律框架,而不是监管细则。

“我们现在很多PE、天使基金,政府部门在抢夺核准权,因为你和政府搞不好关系,就不给你报备。这样对我们国家的创新产业、创新技术和创新企业杀伤力极大。为了推动中国创新经济,首先要做的就是解散发改委!后来听完了李主任(广东省发改委主任)的讲话,我思想有点改变了。发改委很多人也是深知这个道理的,所以我现在的观点有所改变。”

与会的广东省发改委主任李春洪则大方回应,“过去的事实证明,政府权责分不清,做了许多不该做的事,做了吃力不讨好的事。例如评世界名牌,这就不应该,你也不能让全世界人都来给你投票。还有创一个名牌奖励500万元,这实际是制造新的不公平。”他表示,政府应该发展培育社会组织,提倡社会自立。“照这样看来,发改委现在还不会下台,将来就不一定了!”

政府要减少审批尽量放权

论坛上,主持人向广东省发改委主任李春洪提问:“在产业升级过程中,政府要在自己的利益上革命,会有什么障碍?动力何在?”

李春洪表示,要想推动整个社会,或者是企业的转型升级,首先需要政府转型升级,在现有的行政管理体制下,如果没有政府的转型升级,企业的转型升级是比较难的。政府怎么转型升级呢?就要减少审批,降低门槛。“我做过调查,企业依法走完审批流程,最短时间需要310天。要按照这个干,市场早就没了,黄花菜都凉了。所以要大大减少政府的审批权,甚至取消自由裁量权。”

他表示,在竞争性行业,应该能放就放。比如说技术型领域很多的投资,发改委不要再为企业操心,尤其是民营企业,这些资金能不能投,有没有利润,未来形势如何,他们自己更清楚。“钱又不是你的,瞎操心。”李春洪说,政府不要总干吃力不讨好的事,“发改委的人,比如一个科长、处长,你又不是超人,也不可能行行都了解,所以我们要放宽。”

李春洪认为,一些关系到国计民生的领域需要审批,例如消防、环保,在行政审批过程中标准化,要有标准,要规范,取消各种弹性,各种标准要求都写清楚,节约审批时间。如果企业达到了要求的标准却不被批准,企业就可以起诉政府不作为。

许小年发言“要政府让权” “平庸的政府才是最好的政府”

许小年在此次论坛圆桌会议发言称,希望政府在监管、生产力要素价格控制等方面放手,并退出资源配置领域,赢得全场长达约30秒的“最长掌声”。

创新须保护知识产权

关于产业升级,许小年表示,政府应该做的是产权保护,特别是知识产权的保护。没有知识产权保护,创新、研发的投资很难完全收回。如果到处都是假货,前期的研发投资就没法收回。

他说:“要保护知识产权,首先要保护一般产权,如果一个国家很多的企业家,这些创新的主体,手里拿着外国护照,随时准备移民海外,他就不会有长期的研发,因为研发需要时间,一个品牌的树立也需要时间。我们必须使企业家、创新者长期在国内投资、创新,把技术留在国内,推动中国经济的发展,政府要让他们有安全感。”

许小年还指出,中国政府为了拉动GDP,长期管制要素价格,这对中国企业升级换代极端不利。政府应该让价格机制发挥更大作用,用价格引导企业走向高端。

政府退出资源配置

在回答观众提问时,许小年说到,平庸的政府才是最好的政府。“世界上最好的政府,是平庸的政府。只有平庸的政府,才会遵重法律,尊重企业,才能摆正自己跟市场的关系。‘优秀的政府可以帮助企业’,这是一个天大的误解。”

许小年还说到,私募股权投资用不着政府审批。“对私募股权投资进行审批,还要纳入政府的监管体系,就是把Private Equity变成了Public Equity。他认为,PE即私募基金不需要审批和报备,那是私人对私人的钱。周瑜打黄盖,一个愿打,一个愿挨。我们现在是政府出钱搞PE,全搞错了,政府的钱是老百姓纳税的钱,不能承担这么高的风险。”

谈到政府与市场在资源配置方面的作用如何平衡时,许小年语出惊人:“一句话,政府的作用就是没什么作用。政府退出资源配置,让出空间让市场自由配置。不过二次资源配置中,政府一定要发挥作用。”这句话引起台下观众热烈的掌声,甚至有一位观众高声叫好。

许小年发言后,全场掌声不断,主持人不得不要求观众鼓掌也要“节能”。

语录

“1992年已明确的顶层设计是市场经济改革,可如今人们数典忘祖,忘了这个改革目标。”--吴敬琏

“政府能做的是什么?就是请你们少管一点!思想、文化、社会只有自由的发展,才有我们民族文化的不断的成长和繁荣。政府管得越多,越是压制了我们民族的创造力。”--许小年

声音

广东省银监局局长刘福寿:广东金融业资产超过香港

刘福寿表示,截至去年,广东的金融业资产超过了香港,银行业的资产是12.1万亿元,存款已经达到了9.5万亿元,贷款达到了8万亿元,不良率是1.45%。

亚洲金融危机以后,广东怎么样改革银行业?他表示,去年广东就"解决"了一家银行,改为"广东华兴银行",目前经营良好。湛江商业银行更名为南粤银行,解决了主权问题。刘福寿介绍,广东中小金融机构现在资产有1.2万亿元。而从2009年初,广东推动农村税制改革,2009年推进了广州、东莞、顺德三家农商行改革,现在改革非常成功,广州已达到2000亿元的存款,1000亿元的贷款,不良资产低,管理增强。东莞、顺德也是非常好。

著名经济学家吴敬琏:权力干预市场 催生腐败

"什么叫摸着石头过河?没有明确目标、明确顶层设计改革,就叫摸着石头过河。"吴敬琏表示,现在顶层设计的问题被热烈讨论。但1992年已明确的顶层设计是市场经济改革,可如今人们数典忘祖,忘了这个改革目标。改革开放30年,国家不再需要另起炉灶,再造一个顶层设计。

吴敬琏表示,目前国家权力对市场的干预,对价格管控,造成很大权力寻租空间,腐败蔓延不能有效制止。这也同时带来经济问题、社会问题变成了政治问题。因此近几年,经济矛盾、社会矛盾几乎到了临界点。